【师长寄语】陈旭光:你留下了什么?你又带走了什么?

即将毕业离校的同学们,你们最近心情怎样?感觉如何?

漫步于校园,回想依依往事,几载校园生活,一草一木也关情,一桌一椅更知心。

也许是一种“莫名的亢奋”,因为“生活在别处”,因为“我的青春我做主了”!但你们的感情肯定会是复杂的!我猜——也许是一种“甜蜜的忧愁”,一种“悲壮的惆怅”,或许会在深夜的未名湖边彷徨,吟咏着“风萧萧兮未名湖凉,壮士一去兮—-”!转念又吼一声:“不!未名湖!我“胡汉三”还是要回来的!”

虽然燕园的世界很精彩!但是,你们即将离开!

1924年,印度诗哲泰戈尔访问中国,临别前有人问他:留下什么没有?泰戈尔说,没有什么了,只有我的心。

诗人徐志摩离别剑桥时故作轻松: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然而果真如此吗?日后徐志摩的潇洒、率真、浪漫的品性难道真的与剑桥对他的濡养无关?

这几天,你们可能都在想,没想过的话我希望大家现在与我一起想,想这样两个问题:北大X年(本科四年、硕士三年、艺术硕士二年,博士四年,加上连读的,则有七年、六年不等) :我留下了什么?我又带走了什么?

一、同学:你留下了什么?

我要说,你留下了很多很多,你留下了你的美丽、青春的倩影,关于你的奇闻异事,甚至懵懂糗事,甚至花边新闻,你在师弟师妹们和我们老师们心中留下了永远的记忆。

你留下了你们的论文、毕业作品,供老师在课上评点,供师弟师妹们千秋万代查阅学习,甚至可能引经据典!

然而,明天你就将远行,要离开北大了。

我有三个比喻,用来说明离开后你与北大的关系:

1、风筝:风筝会飘得很远很远,但线总是连着,借助于风势,你们还常常惊鸿一瞥,回眸一笑。做了好事或是坏事,常常会惊动牵线者的母校,什么中文系毕业生卖肉了,心理系毕业生当陪聊了,北大毕业生辞职在家教子了——反正你们要小心,因为你是北大毕业生,无论你的好事还是坏事都可能被放大,都可能成为新闻。

2、同心圆:未名湖是一个小小的圆,是北大的圆心,也是你们生活事业的圆心。我们同为北大人,只是像我的导师谢冕先生在《精神的家园》中写的那样,因为偶然,命运,我这颗蒲公英不再飞了,就在未名湖畔落户。我们在这里替大家守家,守住这个圆心,我们老师都是留守的人。我们“双手劳动,慰藉心灵”,面朝未名湖,洒扫庭院,做好园丁工作,随时恭候大家,“常回家看看!”。

3、港湾:前年我给毕业同学写了一首诗:

大致意思是,人生是海洋,未名湖是港湾,今天你们从未名湖扬帆远航,累了、倦了,就回来休整,补充给养,然后重新远航。

不管是哪个比喻,我要说的是,一进北大门,就是北大人。不管你是什么学位、什么层次的同学,北大是你一辈子的精神的家园,永远的心灵的港湾。北大会一辈子让你梦绕魂牵,“几回回梦里回北大,双手搂定博雅塔。”

听说有的学校老师对毕业生说,你不挣个四千万就别回来见我!不!不能这么拜金!我不会这样!我只希望同学们随时回来,任何时候都欢迎。

金钱不能衡量成功。俗话说,子不嫌母丑,母又怎会嫌儿穷呢?

说实在话,你们要走了。你们可能会带着一些遗憾走。但我相信你们不会太抱怨,因为子不嫌母丑,因为学院、专业、我们,老师和同学都在一起努力并成长、发展、壮大。

不管怎样,留下的,只是代表过去。

你们可能要忘记一些东西,在北大取得的成绩也罢,在北大被挂科、被描红也罢,在北大同学间的瓜瓜葛葛、爱恨情仇也罢——“神马”都成为了你们的“浮云”。

忘记这些,放下这些,从头开始。

哲学家怀特海说过,抛开了教科书和听课的笔记,忘记了为考试所牢记、所背的一切,剩下的东西才是最有价值的。

二、同学:你带走什么?

我同样有三个关键词——就是希望大家带走的三样东西。

1、 北大精神

北大精神是一种氛围、一种气息。这种精神很难用语言来描述,套用老子对“道”的说法,就是“道不可言,言而非也”。但“强字之”的话,也许可以有这样一些名词来指代:

科学、民主、自由、启蒙、平等、使命感、法的精神、公民意识、担当精神、敢为天下先、现代性、知识分子气质——

北大,是现代知识分子的发源地。北大精神是开放的,与时俱进的,最优秀的。北大精神,在每个同学的心中。

但关于北大精神,我有个忠告:千万不要把北大人或北大精神这几个字写在额头上,整天挂在嘴上。北大精神应该在你的内心,不是拿来炫耀显摆,拿来骄傲得意的,不要像阿Q、方鸿渐们那样念念不忘于“老子先前比你阔”,“兄弟当年在北大的时候”。

北大人可以是精神的贵族,但应该是生活的平民、普通人。

2、 北大人素质

北大以综合性大学的优势立校,它的教学方针也是要培养领袖型、创新型的高级人才。这当然是我们所努力也是你们要继续努力的。

但我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你们还要具备或继续有意识地培养你们的动手能力、实践能力、协作组织能力,你们要善于甚至是勇于容忍克制、宽容,记住“小不忍则乱大谋”,要兼容并包,要有海纳百川的胸怀,要有从小事做起的耐心和长期坚守的毅力。

我不希望多年之后,听到的反馈消息是,你们的毕业生好高骛远、坐而论道,眼高手低、孤僻自傲,不合群,难合作……

3、 北大人良知

我希望你们带走北大人的良知。北大人的良知就是最基本的人的良知!

同学们,你们要走了,你们将去的这个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也很无奈!

相比于那个外面的世界,说北大几年,是你们最无忧无虑、最快乐的伊甸园时光,一点都不夸张。

在北大,生活上、思想上有你们的辅导员妈妈、叔叔、哥哥们管着你们,抚慰着你们的“成长的烦恼”;学习上,老师们、导师们管着你。你论文交迟了,毕业作品交迟了,老师们比你还着急,催着你,盯着你,打电话、发微博、发微信找你!

走出这个伊甸园还能这样吗?充满竞争的职场,你交不出老板要你写的东西,老板还不叫你走人?

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很多普适性的道德良知竟然会成为问题,做一件天经地义应该做的事情也可能一不小心会成为道德楷模。

出去后,你们可能会遭遇“地沟油”,你们可能会面临“扶不扶跌倒的老人”这样的几乎可笑的选择,甚至会“躺着中枪”,也许地上会冒出热水井,你们会成为“蚁族”,你们会进入“裸婚时代”,你们要为“蜗居”而“奋斗”。

不是我故意危言耸听,从伊甸园,从糖罐子出去的你们,应该有应对一切磨难、克服一切困难的勇气!你们准备好了吗?

我还清晰地记得,两年前我曾到南加大,去看望我们在那里学电影的几个本科毕业生。

一个漂亮的女同学,一见面就紧紧拥抱我。她显然是把我当作家里来的亲人的,她太累了,太需要安慰了。她告诉我,陈老师,我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我连做梦都是用英语做的。

创业会很艰辛,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有时也不容易。但你们要坚守,要hold住!

我希望,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你们要保持你们的最基本的良知,为人的良知,为北大人的良知。

你们不一定都做英雄,但一定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不为一己之利买卖原则,抹黑良知,趋炎附势,能坚守住道德与良知的底线!

你们可以是事业的失败者(当然前提是努力了),但一定要是生活的强者,你们可以“失恋33天”,可以失业几个月或几年,但不能失去生活的勇气,失去对自己的信心和对未来的理想。

十年、二十年后,我们煮酒论英雄。

北大不说再见:同学们,hold住你的人生,活出你的精彩!(本文为陈旭光教授在北大艺术学院2012届毕业生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此条目发表在百姓彩票产品, 百姓彩票新闻, 百姓彩票首页, 联系百姓彩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