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校八年——访北京大学原党校办公室副主任张茂清

【编者按】中共北京大学委员会党校成立于1991年,至今已经走过了20个年头。20年来,北大党校始终按照“围绕中心、服务大局”的根本要求,始终遵循“坚持正确的办学方向,弘扬主旋律”的根本原则,始终坚持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积极开展党员和干部教育培训工作,累计培训干部1800余人次,培训入党积极分子6万5千余人次,取得了明显成效,为北大党员和干部队伍建设、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等做出了重要贡献,为创建世界一流大学提供了有力的思想政治组织保障。为总结党校办学经验,展现党校20年教学成果,党委组织部、党校办公室和北大新闻网联合推出“北京大学党校成立二十周年”专题。

张茂清老师,曾任中国共产党北京大学委员会党校办公室副主任一职,从1992年初到1999年8月,张老师在这个岗位上一共工作了近八年的时间,谈起这八年,老师感慨万千……

“这八年我常常称之为党校的‘抗战八年’啊”

“我在岗的这一段时间算是党校的初始创建阶段吧,所以这八年我常常称之为党校的‘抗战八年’啊!”张老师颇有感触地回忆到,“那个时候我们北大还没有办过党校,只有一个在1988年成立的业余党校,是设在组织部的。

1991年7月北京市委教工委发出了一个《关于建设高等学校党校的意见》,我们北大党委据此于1991年9月正式讨论通过了成立北京大学党校,全称叫做‘中国共产党北京大学委员会党校’。”

说到这里,张老师轻轻叹了一口气:“那个时候啊,只有我和古平同志(曾任党校办公室主任)两个人在刚刚成立的党校办公室,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党校。听说外面有一些办得比较好的,就决定一定要去走访,学习学习别人办得好的经验。我们去过北医、北航、对外经贸大学等几所高校的党校。”

当我向老师询问那个时候的工作是不是很辛苦时,张老师爽朗地笑起来:“当然啦,那时候条件跟现在比起来差很多啊,党校只有两间设在化学北楼的办公室,我们的经费很少,没有资料。还经常加班呐,是挺辛苦的。只是——”老师转而声音低了下来:“就是没有经验,怕办不好属于北大的党校……”

我通过张老师了解到,1992年到1999年的党校是处于新生成长阶段的,党校的工作也是处于摸索时期。谈到这几年的工作,张老师说:“一开始,关于党校的工作我们一点儿都不了解。我记得那时北京市有一个党校协作组,全国还有一个全国高校党校联络组,它们都已经开过好几年的会议了,可是北大不知道。后来,1993年,我们终于加入了北京市高校党校协作组,成为其中的一个成员,协作组每年都要举行年会,与会单位交流办学经验,哎,首先我们不知道这样一件事情,其次我们也没有经验啊!回来以后,我就觉得一定要注意总结经验。那一年结合高校党校研究会,我写了一篇文章,叫《在新形势下办好党校的实践与思考》,这篇文章还被北京市《高等学校的思想建设研究会》一书吸收了,算是一点进步吧。从此我就注意了,不仅要注意总结实践经验,每年至少要总结一篇,我在岗那几年一共做了十几篇总结吧;更重要的是,我有一个暗想,就是要宣传北大,当时人家都不知道咱们北大的党校啊,这可不行。”北大的党校就这样在不断地摸索中成长,终于有了一些成绩,开始受到重视,比如北京市高校党校协作组邀请北大参加协作领导小组,全国的研究会也建议北大参加领导小组,不过张茂清老师都婉言谢绝了。张老师说:“咱们的党校还比较年轻,没有太多的经验,自身的成长还很重要,所以我觉得还是先不要做领导吧,要好好把自身的建设搞扎实。”

张老师一直在强调自己工作的这八年也没有给党校带来什么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变革,“一切都是靠摸索出来的”,然而正是因为像张茂清老师一样的老一辈领导们的鞠躬尽瘁,才有了北京大学党校的不断发展与进步。

“党校实际上是‘校中校’,要坚持‘党校姓党’”

张茂清老师在岗的这几年里,我校党校的办班主旨主要是集中在培养中青年干部。从具体的办班情况来看,针对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各种形式的班都有:博士生导师研讨班、中青年干部读书班(又叫“马克思主义理论读书班”)、党委书记研讨班、后备干部学习班、中青年教师骨干讲习班、民主党派骨干研习班等,每个学期设置2到3期。在办班方式上,党校也经过了一系列的改革与摸索,一开始采取“脱产”的方式,但后来考虑到教员还有自己本身的教学任务,就改成了“不脱产”,在这个原则的基础上采取“分散自学,集中讨论,专家辅导”的学习办法。

谈到党校的性质时,张老师认为:“北大党校在内的高校党校实际上都是一个‘校中校’,即高等学校当中的学校。这主要是契合中央对中央党校以及地方各级党校的规定,关于党校有两点比较重要:一个叫做阵地,即宣传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阵地;一个是熔炉,即培养干部加强党性锻炼的熔炉。但有一个根本必须牢牢地把握住,就是‘党校姓党’。所以说我们主要是培训党员尤其是党员中的干部,重点在于提高党员干部的理论水平,增强理论功底,我们经验的总结也是基于这个精神基础的。”

“刚刚我也说了一些,我们党校的主要的任务是要增强党员的党性,那么如何增强呢?我觉得应该要针对现实问题,有的放矢地解决现实当中存在的一些思想理论问题。在办学理念上,要以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为核心,紧扣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重大问题和任务,抓住认真学习、民主讨论、积极探索、求真务实的原则,坚持敞开思想、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相互切磋、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统一认识、共同提高的生动活泼的方式,以求不断提高教学质量。当年《邓小平文选》出版以后,我们就以学习《邓小平文选》为主,其中我记得有一期是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讨论班,在那个时候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问题是最现实的问题,既是理论问题也是实践问题,当时不管是群众还是党员的思想上都还或多或少存有一些疑虑,所以我们党校就得来抓住这些问题,来解决这些问题。办党校不能离开中心任务。”

张老师在谈完关于党校的办学理念后,接着谈了一下关于自己工作的思路问题。“每学期我们都会做一个计划,有计划才好办。对于学员,我坚持要他们‘自己提出问题,自己讨论问题,自己解答问题’,先按照中心内容自学,再提自己有兴趣或者有疑惑的问题,这种方法比较活跃,能够敞开大家的思想,畅所欲言,共同讨论,共同提高。但是讨论不能泛泛而谈,要归到中心指导思想上去,这样才有好效果。对于教员,我们请学校党委的领导都来做教员,另外还从全校有关院系聘请了十几位兼职教授,虽然是无偿义务教学,但是这些老师们都很乐意,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我真诚地向他们致敬!谢谢他们无私的帮助!”张老师不好意思地笑了,“哎,都是因为我们的条件不好嘛!”

“学校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

和张老师谈了不少关于党校的问题后,我轻轻地向老师问了一句:“这八年有什么事情给您留下了难忘的记忆么?”

“啊!那当然有了!”张老师说到这里有些激动,“学校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啊!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党委书记、党校校长任彦申同志亲自过问咱们的党校。那时候,‘中青年党员干部学习班’任彦申几乎每一次都到场,他很重视和支持我们。记得有一期‘党委书记研究班’,任彦申亲自去主持,当时还提出了一个观点:‘北大人有一个特点,就是北大人认识世界有能力,但在改造世界上有欠缺。’后来我仔细领会了这番话,专门写了一个简报,叫做‘作为领导干部,既要有认识世界的能力,更要有改造世界的能力’。北大的传统是学术自由,喜欢发议论,提出许多见解,但是该怎么做才是更重要的,理论与实践要相结合。”

“党校的领导干部一定要做好组织工作”

最后,张老师语重心长地给党校的发展提了几点建议:第一,党校的领导干部要提高自我思想理论水平。党校不同于其他一般的院系,它主要是解决思想理论问题、解决干部的思想政治觉悟问题和党性问题的。一开始张老师没有什么经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老师每天回家后都会阅读这些书籍,学习基本理论。老师说:“作为组织者也要学习,不学习怎么帮助学员提高呢?我记得我当时给党校定了中共中央文件选编、建国以来的文件选编、毛泽东文稿(毛泽东文集)等一系列资料,我们的学员和教员都可以看,是党校的组织者就得对党有所了解,对党的历史及历史上的重大事件有所了解。作为党员领导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但是不能乱说,不能超出范围,得有党员纪律。”第二,党校的领导干部要做好事前准备工作。首先是要准备好学习资料,给学员提供方便的学习条件和环境;其次,很重要的一点,组织者在组织工作的时候要做好调查研究,因为每一期学员的情况都不一样,年轻干部、老干部、后备干部的思想要求都不一样,每一次办班之前都要了解好,才能“因材施教”,做好教学工作。第三,党校的领导干部要重视社会实践活动。“我们那个时候条件比较差啊,但是也去过一些地方参观,比如去过河南,对学员的帮助很大。现在的条件比较好,尽管我们可以通过网络了解资料,但还是不如亲身体验好一些。”第四,党校的领导干部要有创新意识。“党校的每一个时期也不能总是一个老模式,要有创新,要随着形势任务的变化而有所改变。”

八年,张茂清老师的党校八年,虽然只是老师工作生涯中的一小段时间,却见证着北大党校从无到有、从初生到成长的历程,党校的发展离不开老一辈的党员干部的心血,这段时光也牵系着张老师对学校、对党校、对党的深深情意……

张老师虽然已年近八旬,头发花白,但声音依旧铿锵爽朗,谈起话来激情洋溢,我想这里面一定有着对党校的怀恋与热爱。最后,张老师主动和我握手,老师的手,很有力很温暖…… (北大校刊记者 徐颖)

 

编辑:碧荷

此条目发表在百姓彩票产品, 百姓彩票新闻, 百姓彩票首页, 联系百姓彩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