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理解的党校

【编者按】中共北京大学委员会党校成立于1991年,至今已经走过了20个年头。20年来,北大党校始终按照“围绕中心、服务大局”的根本要求,始终遵循“坚持正确的办学方向,弘扬主旋律”的根本原则,始终坚持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积极开展党员和干部教育培训工作,累计培训干部1800余人次,培训入党积极分子6万5千余人次,取得了明显成效,为北大党员和干部队伍建设、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等做出了重要贡献,为创建世界一流大学提供了有力的思想政治组织保障。为总结党校办学经验,展现党校20年教学成果,党委组织部、党校办公室和北大新闻网联合推出“北京大学党校成立二十周年”专题。

第22期党的知识培训班,我在数学学院组织了一次调研形式的自主创新活动。其中有一组同学调研的课题是《大学生对于入党的看法》。他们采取了问卷调查和找老党员座谈等形式,发放问卷200份,回收有效问卷158份,虽然样本量有些不足,但还是得到了部分给人启示的结果:

1) 关于大家是否入党的问题,认为各行各业的优秀人才都应该入党的有16%,认为党内问题太多不提倡入党的有4%,认为无所谓的有16%,认为人各有志的占大多数,达到了64%。这其中,回答问题的党员占20%。

2) 暂时不想入党的同学中,认为不入党也可以为人民服务的占18%,认为入党对留学有影响的占28%,嫌入党麻烦的占12%,无所谓的占11%,真正认为党内存在很多问题的只有4%。

3) 在是否愿意了解党的问题中,非常愿意的占17%,可以接受的占65%,无所谓的占15%,完全没必要的只有3%

4) 在遇到问题是否会向党组织求助的问题上,只有10%的同学会向党组织求助,48%的同学不会,另有42%的同学不知道如何求助。而在不求助的原因的调查中,59%的同学不求助,但希望得到帮助,31%的同学认为党员不了解情况,10%的同学是其他原因

上面的数据不难看出,有很多同学想要对党组织多一些了解,或者至少他们并不是怀着抵触的心态看待这个问题,只是实际行动中没有很强的主动性;也有部分同学因对党的政策不了解产生很多的误区。我想,这是我们开展党的知识培训班的重要原因,也是我们工作中需要把握重点——破除错误的认识,并让更多的同学们了解我们的党组织。

有了这个引子,我将从如下几个方面谈一谈我对党校的认识:我们党校面对的对象是谁?应用怎样的方法帮助他们?以及,我们应该怎样审视自己的工作。

英雄不问出处

在从事基层党组织工作的时候,常听一些老党员抱怨:现在的入党积极分子,许多是抱着功利的目的申请入党的,毕业年级尤为严重。甚至还感慨:这样的人,怎么会被选拔进入党校学习呢?面对这样的问题,让我想起了一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

数学科学学院团委在09年寒假组织了一次寒假社会调研活动,由同学自选或自拟调研项目,开学后根据调研的情况给予评定及进行一定的财政资助。有一位平日思想上比较激进的孩子,拉着他一个高中同学,在他们的家乡(广东的一个二线城市)开展了一项名为“人民收入增长水平与统计局统计的比较”的调研,意在求证统计局的统计数据究竟含有多大的“水分”。一个假期里,他们在学校,商场等人口密集的地方发放了近千份问卷,但最后的统计结果却和他们的初衷大相径庭——统计下来,这些被调查的人的收入增长情况竟然和他们城市统计局给出的数据相差无几,唯一符合他们预期的结果是被调查的人们也都对统计局的统计数字表示不信任。

评审调研结果的时候,我对他们的调研非常感兴趣,并将他们的调研报告也发送给了党校办公室,经由党校办公室又转递到了国家统计局,随后就有中国青年报对他们的调研进行了报导。报道很快被转载到了未名bbs的三角地版,而他们的工作成为了各种人攻击的目标,他本人也被形容成“五毛”甚至更不堪的说法。这件事给了这个孩子很大的震撼——他事后跟我说:他虽然能理解那写在网络上抨击他的人,因为曾经的他见到类似的事情,也会想当然的认为是有人刻意杜撰,迎合“上层”的口味,但却因为这件事开始审视他自己曾经对很多问题的看法。我笑着调侃他说:“你可以不相信党,但这件事之后你必须相信‘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对不了解的事情不可以妄下定论”。第二个学期,我在党校学员的名单中看到了他的名字,他对我说:“我对党不了解,不能妄下定论,所以我想多一些了解”。再之后的日子,他成为了一名各方面表现出色的入党积极分子。

英雄不问出处。其实无论怀着怎样的目的,有同学愿意了解党的理论和政策,对于我们而言都是很好的契机——无论怎样的入党动机都是入党的动机;追求个人的发展,某种程度而言也都是为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贡献力量。很多的学员都是慢慢的学习和实践中成长,成为了合格的党员。在这样的过程需要我们的耐心和细心,通过恰当的方式去引导去沟通,让越来越多的同学们接受党的理论,端正思想态度,从而通过党校培养出更多的怀有坚定思想信念的入党积极分子。

教不严,师之惰

追溯历史的话,早期党课是需要由领队手动为学员们签到的,课前通知提醒学员时群发几十条甚至几百条的短信,再根据每个同学不一样的回复内容逐一的解决问题;带着大队人马出去搞活动,组织一次又一次的小组讨论……很多领队付出了大量的汗水,可仍然避免不了同学们埋怨党课的内容空洞死板,做作,解决不了让同学们认真听报告的问题,解决不了同学们的学习材料直到讨论的那天或者考试的那天才翻开第一页。有时找学员谈话,他们形式的说了几句“参加党校学习对自己的理论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云云,可长聊之后,又道苦水:“党课真无聊,大家都在看杂书,写作业,睡觉……”,更有的同学甚至说:“我过去挺想入党的,结果参加党校,发现越来是这个样子的,顿生报国无门的感觉……”同学们党课上得不积极不开心,领队们也越来越没了干劲。

拿我的经历来做例子,开始遇到这些的问题,我总以为是我们的形式上不新颖,不吸引人。于是我努力做着这样几件事情:约束课堂纪律,甚至给每一名同学发记录本强制要求做课堂笔记;绞尽脑汁构思好的学院创新活动,组织过军事博物馆参观,组织过航天城参观,组织过党团联合的趣味竞赛等学员们参与得很开心的活动;而小组讨论更是成为了我那些年工作的重中之重!认真准备内容,研究怎样引导同学们讨论时的思考等等。但结业一段时间后,再遇到以前的学院,他们会对我说:“你是一名好党员!但党课真的没什么用”潜台词还包含着:我也许起到了好的榜样作用,但他们实际也看得到更多坏的例子,这样的榜样作用对他们的影响总是有限的。另一方面,对学员而言党校仍只是多了一门“政治课”,“学了也跟实际生活没啥关系,也跟能不能入党没啥关系,只要耗完课时,混过考试就可以了”。哪怕很精彩的学院创新活动,也只被当作了一次秋游或者娱乐,全然体现不出什么教育意义。

教不严,师之惰。也许这样的结果,根本的原因还是出在我们自己的身上。

党校是不同于政治课的,我们要教会大家的不仅是知识或者道理本身,更重要的是理解这些道理,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把理论变成我们武装自己的武器,变成实际学习生活中的助力。换句话说,我们要做的,不是告诉学员们什么是对的,而是告诉他们为什么是对的,教会他们用理论指导实践。我慢慢形成了这样的个人体悟:党校培养党员更是培养人的地方,教会一名学员用科学、辩证的观点看问题,更重于介绍党的历史,党的纲领,党的政策。一个人如果一直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看待问题,哪怕他宣称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也是事实上的马克思主义者。

我在后来的领队工作中尝试着组织了一些可以带动同学们思考,并身入其中的活动(16期党性教育读书班以《五四精神今日谈》为题进行了征文比赛,22期党的知识培训班组织了四个小组的社会调研等)中,尤其是在活动中努力引导同学们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正视社会问题,深入看待社会现象。对存在的问题不回避,不说套话空话,从中吸取教训,避免形式主义、避免好大喜功,避免面子工程。例如针对高房价的问题,针对腐败问题,针对社会制度、法制建设、民主建设等问题,针对党内党员党性不高,思想觉悟不高,先进性不高等问题,通过小组讨论时引导同学们说出自己的观点,说真话,说他们自己的看法或解决办法,然后鼓励他们做实际的调研,上网查阅资料,充实他们自己的观点,以事实说话。这些方式更好的调动起同学们参与到党校活动中的积极性和研究党的理论的主动性,教会了同学们发散思维,多方面看待问题,认识到各种社会问题的严峻性,同时要高标准要求自己,加强自己的历史使命感和责任感,也让我自己感觉到,这样的方式真正培养出了一批有觉悟有理想的高素质学员。

破而后立,与时俱进

我所参与的8次党校培训中,每一次都能感受到党校办公室的不断进步。

例如,上课校园卡打卡机制,短信群发通知机制,还专门开发了党校领队工作专用的平台软件,全校范围内,上面的种种举措都是由党校办公室最先采用的,从而将担任领队工作的各位同志从繁琐的签到,通知,汇总工作中解放出来,有更多的精力去思考院系的特色活动以及更重要的,如何更好的从思想上引导学员。此外,从党校的授课内容上,也是变化良多——早先是邀请学校或社会上的优秀老党员介绍个人经历,以及邀请学校领导进行党的政策的介绍;而后来邀请的范围越来越广泛,内容也越来越丰富,尤其是时不时就邀请例如中央党校的老师们针对各种很敏感的话题进行讲座,使得课堂内容都能更适应现金生活在信息时代的学员们的想法,既有张力又有吸引力。

领队工作也需要与时俱进。我在数学学院担任党校领队的时间里,也一直尝试在工作方式上进行创新,例如利用百度空间 进行党校事务的通知,方便同学订阅查看;利用bbs党课大家庭版面和群体邮件进行活动策划和思想讨论;住址以小组为单位参加爱心社、数学学院青年志愿者协会组织的各类志愿服务活动;积极和各个党支部沟通联系,将党校的培训和各支部的培养计划相结合,请每名学员的联系人对他们都提出了针对性的发展建议等等。

当然,有这些创新是好事情,但不应该沾沾自喜。我们所处的社会便处于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所以接受能力最强的学生们,也会以最快的速度紧跟着时代发展的最前沿,这就要求我们不能用旧的观点和方式去要求新的学员,必须从我们自身做起,与时俱进,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适应社会的发展需求。所以,这种创新的脚步不能停下来!因为时代在发展,我们止步,就相当于退步。我们教育学员要学习党的理论的同时,更应该用党的理论先武装我们自己,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严格要求我们自身的工作。

最后一些小建议:

北大党校发展20年来,为我党培养出大量高素质的党员同志,取得过很多可喜的成绩,但也必须看到的是,这项工作依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例如面对信息爆炸时代同学们所形成的多元化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以前那种全员一致的指导方式是没有办法解决所有问题的。这就需要我们的党校拥有一批素质过硬的领队队伍,对每一名“最独特”的同学都进行思想引领工作,容纳不同的声音,但殊途同归,最后都能走上坚定的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道路上来。

所以最后,我就结合自己前些年在领队岗位上的体悟,对党校的工作提一些小的建议:

1. 能给领队队伍进行一些更好的培训,让我们不仅仅是了解工作的具体内容,还能让我们自己从思想上更加理解每一期党校的目的。例如“我们的党校要培养怎样的党员”,这样也可以更好地端正领队的思想态度。

2. 以往党校和学员交流的方式就是通过领队作为桥梁,学员们的各种意见都是通过领队来传达给党校的。我有一个想法:如果党校能进行一个详致的社会调研,分析当前学生们对党校的需求,或许能给党校的工作带来更多的参考意见。

3. 北京大学是五四发源地,也一直传承着引领先进文化的传统,对于这样的特点,那从我们北京大学走出的党员应该有更强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尤其有别于普通党员,应该有更高的觉悟和更强的领导力),如果党校办公室能邀请一些专家领导针对北大党校和北大学生的情况,对于党的理论或政策编撰一些更有特色的教材,或许应当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作者田陆,信息科学技术学院2010级硕士研究生,曾先后7次担任党的知识培训班、党性教育读书班领队辅导员)

 

编辑:素馨

此条目发表在百姓彩票产品, 百姓彩票新闻, 百姓彩票首页, 联系百姓彩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