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大学乔•米格代尔教授主讲“国家治理论坛•高端学术讲学计划”第二讲

2019年3月12日晚,由北京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政府管理学院、国际合作部主办,社会科学学部支持的国家治理论坛高端学术讲学计划第二讲在北京大学第二体育馆B101报告厅举行。华盛顿大学乔•米格代尔(Joel Migdal)教授作了题为“公共性:融入与排斥”的演讲,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院长俞可平教授担任主持。俞可平介绍了米格代尔教授的学术经历、主要作品及其译介情况和主要学术贡献,并对他的到访表示了热烈欢迎。

华盛顿大学乔•米格代尔教授主讲“国家治理论坛•高端学术讲学计划”第二讲插图

米格代尔作演讲

讲座开始,米格代尔引用芭芭拉乔丹(Barbara Charline Jordan)1976年的民主党大会演讲来切入主题,指出“共同利益(common good)”是理解“公共(public)”的关键。在中国和美国这样的多民族国家,是否存在着某种“共同利益”来联结不同的群体,对于国家至关重要。这也是今天研究“公共性”的意义所在。

米格代尔讨论了“公共(public)”这一概念的深层含义,认为“公共”一词的含义由三个要素构成:规则、对共同福祉的关切以及界线。这三个要素对民主政治的建立至关重要。公众通过对共同利益的理解、对共同福祉的关切、对共同行为准则的认可,联结成对政府具有强有力限制作用的力量,对政府权力形成制衡。那么,公共性究竟如何形成?不同社会群体如何超越彼此之间的差异性,从而构建公共性?米格代尔教授认为,这一过程伴随着矛盾与冲突,其实质是某一群体的规则取得统治地位。

米格代尔集中分析了美国公共性的建构及其变化,并与中国的情况进行比较。19世纪中期,美国的城市化进程开始,大量外国移民和乡村人口涌入城市,多元、异质的社会群体带来不同的社会规则。随着时间的推移,WASPs(White, Anglo Saxon, Protestant三个词的缩写,代表当时美国主流社会的构成群体)这一社会群体的规则取得了统治地位,他们塑造了美国社会公共性的边界。而由于战争以及由战争推动的资本主义经济大发展的影响,WASPs群体也迅速扩张,将其他社会群体吸纳进来。WASPs在特定的社会环境和社会历史中发展出的具有排他性的社会规则,最终具有了普遍性,为其他社会群体所遵循。但同时公共性也存在另一面,那些始终被公共性排斥在外的群体——黑人、女性、非白人移民,开始追问为何自身在生产领域、社会生活中无法得到公正对待。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女性解放运动、民权运动等反抗运动爆发,极大地影响了今天我们对美国公共性的主体与他者的界定。

在演讲的最后,米格代尔回答了一个现实性的问题:如今,当社会流动性开始停滞,公共性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社会流动性是人们愿意为共同利益集合起来、遵循共同社会规则的原因,而在当今美国社会流动性的停滞,将导致公共性的破裂和公共领域的碎片化。

华盛顿大学乔•米格代尔教授主讲“国家治理论坛•高端学术讲学计划”第二讲插图1

俞可平发言

俞可平指出,“公共性”是当今研究的热点话题,但同时对“公共”的定义也具有很强的争议性。米格代尔教授今天的演讲,对“公共”的定义进行了深入剖析,这是理解“社会中的国家”理论的关键因素。

华盛顿大学乔•米格代尔教授主讲“国家治理论坛•高端学术讲学计划”第二讲插图2

现场互动

米格代尔与现场听众进行了交流讨论,并就他的研究与本尼迪克特·安德森和哈贝马斯对公共问题研究的区别,以及近年来WASPs群体在公共领域中地位的变化等问题进行了回应。

此条目发表在百姓彩票产品, 百姓彩票新闻, 百姓彩票首页, 联系百姓彩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