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代表委员访谈】“市场化”导致医患关系紧张:访全国人大代表顾晋

顾晋: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北京大学临床肿瘤学院北京肿瘤医院主任医师、教授、外二科主任、博士生导师、副院长。美国外科学院院士,国际大学结直肠学会会员,美国结直肠外科医师学会会员。自1987年以来,始终从事消化道肿瘤的临床和应用基础研究,始终坚持工作在临床第一线,对消化道肿瘤的诊断和治疗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教学方面培养了多名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先后发表论文80余篇。在国际权威杂志CANCER,CLINICAL CANCER RESEARCH、DISEASES OF THE COLON & RECTUM 等发表多篇论文。曾获国家“863”专项基金、国家自然基金、北京大学“211”工程基金,北京市科委重大项目子课题基金、卫生部优秀青年科技人才专项科研基金、国家卫生部、国家教委等多项科研基金资助。2008年获北京市科技进步三等奖,中华医学三等奖。2009年获北京大学杨芙清-王阳元院士教学科研奖。 

【两会代表委员访谈】“市场化”导致医患关系紧张:访全国人大代表顾晋插图 

  群体性医疗事件及医患关系的紧张,一直是近年来社会的热点话题。良好的医疗服务离不开和谐的医患关系。今年的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改善医患关系”首次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引发代表委员密切关注。为此,记者采访了今年的两会代表、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顾晋。

“市场化”导致医患关系紧张

谈起医患关系,长期工作在一线的顾晋教授最有发言权。他认为,“70年代以前的医疗是大多城市有工作单位的人群享受公费医疗,那个时候个人付费的比例比较少,大部分人看病的钱都由政府来掏,这样纠纷就比较少。”据顾晋介绍,当前的医疗保障制度不是很完善,个人看病付费的比例比较高,这就会导致因病返贫、因病致贫的现象比较普遍,导致医患关系日趋紧张。

“什么时候能做到病人来看病,自己只是负担极少的部分,那么医患关系也就离和谐不远了。”顾教授深有感触地说。自从上世纪80年代初政府把医院推向市场后,政府对公立医院的投入显著不足,“政府一年给我们的投入只够一年费用的5%,大部分的钱都得靠医院自己,医院买房子、买设备、开工资都得靠自己去挣。人们有一点误区:现在的医院有的是钱,他们买高级设备,盖大楼’,但是他们应该看到,医院买设备,盖大楼都是为了病人,试想哪个病人不愿意住在宽敞舒适的病房中接受治疗?医院都是节衣缩食想方设法为病人提供优质的服务,但是媒体对这一点恰恰没有宣传。”

古语讲,只有医道高明的医生才懂得何时不开方。医院被推向市场后,利益取向导致了部分医院采取不必要的大处方和大检查,造成了患者对医生的不信任。顾晋认为,这是体制的问题,并呼吁政府应该加大对公立医院的投入。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首次提到了公立医院的改革。

医患纠纷,“纠”在体制、机制和人

在今年的两会上,顾晋专门就如何构建和谐医患关系提交了提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顾晋对医患关系问题做了深入的剖析。

“从医疗体制来讲,由于政府投入不足,部分医院靠创收维持生存发展,趋利行为明显。”顾晋说,医疗资源配置不合理、医疗保障制度不完善也是主要原因。他认为,由于医疗资源在大城市比较集中,农村相对缺医少药,这样很多人卖了房子卖了地来大城市看病,但他们不了解医疗可能存在的风险,这种信息不对称就导致了矛盾的激化,而医疗保障制度的不完善导致的个人付费部分提高,也是导致医患关系紧张的重要原因。

顾晋认为,从医方来讲,医疗技术水平、服务质量、服务态度参差不齐,医学教育中人文、法律教育的缺失也是导致医患关系紧张的重要原因。而从患方来讲,由于对医学科学缺乏足够认识,对治疗效果期望值过高,不少患者认为只要进了医院就一定能治好病,只要花了钱就应该治好病,若达不到期望效果,就归咎于医院和医务人员。事实上,医学的发展是有限的,有的疾病仍然是医学上的难题,老百姓认为到医院花钱看病,医院就应该能看好病,看不好就是医疗事故,持这种错误观点的人不在少数。

“医疗风险保障机制的缺失也是一个重要原因。”顾晋介绍,国外的医生都有职业风险保险,一旦出现医疗纠纷就交给律师来谈,根据保险金额来偿付损失。“现在国内也已经开始实行了,我国现阶段主要精力集中在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上,医师职业的风险保障问题仍然是今后一段时期要考虑的重要问题,风险保障机制的完善将会更大程度地提高医生的积极性,对于解决医患关系也不无裨益。”顾晋介绍道。

多管齐下,为医患关系“降压”

“要解决当前的医患矛盾,最重要的是政府要加大投入。”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政府投入的不足使得很多问题陷入“就差钱”的困境。“政府加大投入主要有两方面,一个是公立医院,一个是老百姓医保。即就医的供方和需方。”顾教授总结道。

“政府加大公立医院的投入,也是希望公立医院能够更好地为老百姓服务,使得人人都能享受公平的公共医疗卫生服务,”顾晋介绍道。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到了开展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坚持基本医疗的公益性方向,控制医疗费用等,为我国公立医院改革提出提出了明确的方向。

据了解,今年的医疗保障覆盖面已经达到了90%。2010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今年要继续扩大基本医疗保障覆盖面,要把城镇居民基本医保和新农合的财政补助标准提高到120元,比上一年增长50%。“医疗参保采用的是大数原则,大家都交一部分钱,但不是人人都得病,将集中起来的钱用在最需要的人身上,这样就解决了看病难的问题,而今年报告中要提高部分个人付费很有好处,这样的话医保的盘子就大了,盘子大了医保付费的比例就提高了,这样一来老百姓掏钱就少一些,掏钱少了怨气就少了,而且覆盖面大了就可以多报一部分钱。”顾晋向记者介绍道。

除了经济方面的支持外,建立健全法律制度也是解决医患关系的重要措施。顾晋教授一再向记者强调,尽管一个新的法律的出台是一个极为复杂的缓慢过程,但也应不畏艰难去尝试。他认为,首先要修改完善执业医师法和医疗事故处理条例。

现在的有些医疗纠纷聚焦在医学实习生诊疗资格上。“医学本身是个实践的科学,你不可能不让这个医生不实践就获得临床经验。”据顾晋介绍,现行的医师执业法规定大学本科生在在执业医师指导下,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试用期满一年,才能考取执业医师资格证。“在这一年的空档期,医师执业法应该给医学实习生一定的资格,这也是为医学人才的延续做贡献。”

据介绍,以前的医疗纠纷都是举证倒置的,何为举证倒置呢?从法律上讲,谁主张谁举证,按理说患者告医院的话应该患者自己拿出证据来。但举证倒置刚好反过来了,患者告医院,医院得拿出证据证明自己没错,这样以来就导致部分医生为了保护自己,对患者进行过度检查、治疗,增加了患者的费用,引起医患关系紧张。

“现在这种制度已经纠正过来了,变成了严格法律意义上的谁主张谁举证,但患者对这个意见特别大,认为我们老百姓又不懂医疗,怎么找证据?所以矛盾依然存在。”顾晋认为健全法律制度依然任重道远。

“医患关系紧张在很多时候是由于医生和患者双方沟通不畅造成的。”顾晋认为,在医学教育中应加大人文知识的教育。“现在的学生学会了知识,但是不会和人沟通。现在的医学模式跟过去不一样了,过去是生物医学模式,病人被当做病体来看,而不是一个完整的、有感情的人,医生看病只看身体上的病,不管病人的情绪。现在是社会心理医学模式,就是说得把病人看成是一个有感情的人。举个例子,病人得了肿瘤一般都会造成非常压抑的情绪,不良情绪会影响到他的治疗,这时你就得去关心他,而且有时候情绪治疗比药物治疗更有效。”

除此之外,顾晋教授认为,还要加强医学生的法律知识教育,使他们切实了解到如何维护自己作为医生的权利、医生的执法范围是什么、实习中医患纠纷可能涉及的法律问题有哪些等。同时,行业学会以及卫生主管部门要积极组织相关培训和做好宣传工作,为医生树立良好的职业形象。

“解决医患关系紧张还需要靠全社会的努力,尤其是媒体的正确舆论导向,媒体要担负起社会责任。”顾晋教授在采访最后提到。他认为,媒体应该客观而全面地报道医疗过程中的事件,为构建和谐医患关系添砖加瓦。

 

编辑:知秋

此条目发表在百姓彩票产品, 百姓彩票新闻, 百姓彩票首页, 联系百姓彩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