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代表委员访谈】教育首先要让受教育者受益:访全国政协委员柯杨

柯杨,女,汉族,1955年7月生,教授。1982年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研究生,获硕士学位。1978年12月至1980年8月任 北京积水潭医院骨科研究所住院医生。1982年10月起,任北京大学临床肿瘤学院研究人员。1985年9月至1988年12 月在美国国立卫生院(NIH)国家癌症研究所(NCI)人类癌变研究室做访问学者,从事肺癌的分子机制研究。1994年至1998年,受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资助,每年短期访美从事研究工作。2001年5月至2003年5月任北京大学医学部副主任。2003年6月至2004年6月任北京大学医学部常务副主任。2004年6月至2004年12月任北京大学副校长、医学部常务副主任。 2004年12月起,任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医学部常务副主任,主管医学部全面工作、人事工作。现任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学位委员,并兼任多项社会职务。

在教育教学方面,积极引领教学改革,组织研讨、调研分析,并积极建言政府;在医疗体制改革方面,积极参与、组织专家分析总结医院状况、提出独到见解。在医学教育和医疗卫生事业领域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在科研工作方面,主要研究方向为上消化道恶性肿瘤发病的环境及遗传因素。作为第一承担人主持国家863高技术重点项目、国家自然基金重点项目等。曾获卫生部科技进步二等奖(第一完成人)、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第四完成人)、北京市科技进步二、三等奖(第一完成人)。1993年被评为”卫生部首届百名科技之星”。发表研究论文60余篇,引用率达500多次。已培养研究生40余名。获国内专利2项,申请国际专利4项。

【两会代表委员访谈】教育首先要让受教育者受益:访全国政协委员柯杨插图

历时一年多的编制修改之后,《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公开征求意见稿)两会开幕前夕与公众见面。两会期间,规划纲要也成为代表委员们讨论最为热烈的话题。

在全国政协会议教育界别的联组讨论会上,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医学部常务副主任柯杨的发言,赢得了当天会场的热烈掌声。驻会记者采访时,多位委员一致推荐柯杨发言,他们认为,柯杨的发言代表了委员们的心声。

日前,北大新闻网记者就教育改革的话题专门采访了柯杨常务副校长。

要有正确的教育观

“千万不能过高地估计教育的作用。” 柯杨认为,我们中国人有重视教育的良好传统,但是,我们希望教育所承载的东西远远超过了教育本身所能承载的。“现在社会上有一种精英化教育的倾向,老百姓们都希望通过教育来改变孩子的命运,让子女通过受教育成为社会精英,然而教育并不能做到将每个人都培养成精英。”在柯杨看来,对培养精英的期待导致了目前从小学到高中唯分数论的单一教育模式,这种教育模式忽视了受教育者自身潜能的多样性,从而也违背了教育的根本目的。“教育的根本目的应该是让受教育者变得更加文明、更加成熟,能自食其力,同时能够对社会有用,能够成为合格的公民。”

现在中小学生沉重的课业负担,已经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柯杨认为,“如果教育成为一种负担和受教育者的痛苦经历,那本身就违背了教育的目的。只有正确认识了教育的目的,明确了教育的定位,才能把准教育改革的方向。”柯杨认为,政府应该利用这次全民关注的机会来宣传更好的教育观和受教育观,借此机会让老百姓明白一个道理:教育应该回归它的根本目的。

那么该如何“让受教育者本身受益”呢?柯杨认为,应该鼓励和发展不同层次、不同类别的教育,充分挖掘每个人多样性的潜能。我们的教育对人的鼓励不够,唯分数论的单一培养模式,使相当多的学生经历教育以后变得丧失了自信,而少部分人又单凭成绩好而自命不凡,这也实质性地违背了教育的目的。要通过教育帮助和鼓励学生们发掘自己的潜能,从而充满自信地“快乐生存”。

全国政协会议上,柯杨的发言一直集中在教育观和受教育观的反思,“这些提法似乎很宏大、很虚,但是如果没有人去提的话,我们永远都不可能自我解放。”

从五个方面尊重教育规律

柯杨认为,需要从五个方面去“尊重教育规律”。她认为,首先是要尊重人在成长过程中不同阶段教育的影响和效果的规律。现在急于强调教育成效的一个后果就是导致各阶段教育提前化,如学前教育已经小学化。而到了教育的终端——高等教育才会去重复一些基础性、常识性知识,如价值观、尊重别人。“这些应该是小学教育做的,但是我们却在那个阶段让他们练习如何应付考试。”柯杨说。

其次,是要遵循人的素质和价值观教育的基本步骤。从这个角度来说,就应该重视家庭教育和学前教育的作用。柯杨认为,应该有机制筛选、培训、激励、鼓励真正热爱教育和有爱心的最优秀的教师去做基础教育,强调教师的言传身教,让孩子们从日常生活中体现实实在在的国人道德观。

再次,是要遵循人有多样性潜能的规律。针对这一点,柯杨建议大力加强职业教育,使之发展成为高等职业教育,成为真正的大众教育的主流。“人才和教育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应该让各种发展潜能的需求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高等教育,而不是千军万马都奔向研究型大学。”柯杨建议,政府要从师资、经费等方面加大对职业教育的投入,同时也应该提高职业教育的地位,要扭转现存的“孩子学习不行才上职业院校”的这样一种普遍的社会心理。

再者,柯杨认为应该遵循创新人才成长的规律。她指出,创新人才的特质是:好奇心、追求真理的执著、开放的思维和探究的能力。教育要千方百计保护这些品格,提供让研究者无后顾之忧的基本条件。“现在的孩子要开小灶,补很多知识,但只会读书,认为老师说的是真理,没有批判,没有自信,这些都不利于创新人才的成长。”

最后,柯杨认为还需要遵循教育管理的规律,提高教育投入和分配的公开透明性,研究和建立中国高等教育的治理结构和机制。她表示,从历史上看,我国的高等教育只有近百年历史,又经历了多次社会变革,大学的制度、理念、目的、宗旨、使命并未牢固地建立。柯杨表示,根据教育规律,认真研究探讨不同于政府部门,又不同于企业的高校治理结构是解决高校行政化的核心。但这一现状的改变又不是几年甚至几十年所能够完成的,因为它涉及整个国情,包括人们的思想价值观念和现有的体制运行方式,也需要更多的管理人员和教育工作者自觉地去除官本位思想,服务师生、学习教育理论、结合实践科学地管理学校。

柯杨认为,要比照这些规律去反思整个教育体制、师资水平和教育教学方法,但是,教育的改革是一个长期工程,不能一蹴而就,因为,“从理念到系统的改革不是一个孤立的‘工程’能解决的”。

推行医学教育改革

作为北大医学部的常务副主任,如何遵循教育规律、推进医学部的教育教学改革是她这几年的工作重点。“我们的改革主要有三个重点工作,一是调整学制,合理地设置分配时间阶段;二是加强医学生人文精神的培养;三是改革医学课程体系。”

柯杨非常重视医学生人文素养的培养,她认为选择从医的学生在性格上比较务实、独立、踏实肯干,但同时又表现出不善于表达、不愿意沟通交流等特点,这些性格特质不利于改善目前不正常的医患关系。而这些都需要加以引导和培养。具体说来,柯杨认为,这是一个系统工程,应该从多方面入手:要加强第二课堂的作用,弘扬校园文化,培养学生在专业领域中缺失的素质品质;同时,让他们尽早地接触临床,接触社会,跟随具有良好医德医风的大夫学习,努力提高医者的素质修养;学校在管理层面上也应该给学生更多的尊重与关爱。

在课程体系改革方面,柯杨认为,要改变教学方式,改革教学内容,最重要的还有考试方式。具体说来,这些改革包括:减少脱离实际的大量知识灌输,在课程设置上让学生早期接触社会实践、接触基层医疗,带着问题去学习,在授课当中以案例为中心加大讨论力度……当然,90多年来形成的课程体系,也需要一步步来改。目前,医学部成立的教改工作团队做了许多扎实有效的工作,两三年来,他们对400多门课程进行逐一的梳理,并总结、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正在积极探索更适合医学教育发展的教学体系。

理性优雅的女性政协委员

面对记者提问的柯杨,有着缜密的逻辑和清新的思路,然而举手投足间却无不透露着女性的优雅、从容甚至率真。

柯杨从2008年担任政协委员以来,今年是第三年,三年里她总共提交提案11条,内容涉及与医学相关的临床医学学制问题、护理教育问题、公共卫生及药学人才培养问题及医学研究生行医的问题、免疫球蛋白的缺乏问题、用药的安全性问题,也有关于高考中英语考核所占的比例太重而限制了其他能力的培养和考察等问题。这些饱含人文关怀的提案,也无不彰显着柯杨作为女性的一种现实关怀。

谈到家庭与事业,柯杨非常感谢丈夫和女儿的支持与理解。很多客观环境,让柯杨不得不一再地将家庭放在她生活的最后。回顾一路走来,特别是回顾女儿的成长史,柯杨觉得没有给孩子像普通母亲那样的最基本的关爱和陪伴的时间,是她很大的遗憾。“对人来说,特别是对一个女性来说,归根结底第一位的还是生活,关爱家人,对家庭负责,这是一个人靠自己的努力首先最容易做好的,然后才是肩负起社会的责任。”

 

编辑:知秋

此条目发表在百姓彩票产品, 百姓彩票新闻, 百姓彩票首页, 联系百姓彩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