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历史与文明中行走:专访香港城市大学前校长张信刚

“他突破了日趋分明的学术边界:科学与人文,行政与教研,专家与通才,乃至古今中西之争的藩篱。他是一位有人文气质和博雅见识的教育领袖。他以横跨东西的视野向我们展现了客观认识和同情了解异质文化的学养和洞见。”

在2014年北京论坛之“古今丝绸之路:跨文明的对话、交流与合作”的分论坛上,记者有幸采访到了著名学者杜维明口中盛赞的香港城市大学前校长张信刚。在历史与文明的行走中,张信刚展现了他独特的人文情怀和深度的文化思考。

工科学者的人文情

张信刚是世界知名生物医学工程专家。1962年,他从台湾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本科毕业后,赴美国斯坦福大学继续攻读结构工程专业的研究生,1969年又在美国西北大学生物医学工程专业攻读博士学位。之后,张信刚在纽约州立大学、加拿大麦基尔大学、美国南加州大学先后执教,直到1990年回港担任香港科技大学工学院创院院长,4年后再度赴美,担任匹兹堡大学工学院院长。1996年,张信刚受邀担任香港城市大学校长,而这也是他人生的转折点,从此之后这位生物医学工程专家拥有了“人文校长”的美誉。

1996年,出任香港城市大学校长的张信刚向大学董事会主席董建华提出开设中华文化课程的设想,得到了董建华的支持。1997年,大学教务委员会通过此方案,凡就读香港城大的学生,无论学习什么科系,都要修读中国文化课程。不仅如此,在担任香港城市大学校长期间,张信刚连续成立英语中心、中国文化中心、跨文化研究中心和创意媒体学院。他还在2000年至2003年出任香港特别行政区文化委员会主席。2002年,张信刚因在教育、文化及科技方面的贡献获得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颁授的金紫荆星章。即便是他卸去城大校长一职后,他仍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山东大学以及土耳其海峡大学讲授人文通识课程,是北大的“叶氏鲁迅讲座教授”。

张信刚对人文学科一直有着浓厚的喜爱之情,他擅长中、英、法三国语言,对东西方的历史文化有着深刻的认识,尤其对中国传统文化情有独钟。而其人文情怀其实自幼便有。虽然张信刚出生于一个西医世家,其父是台湾大学医学院的教授,但他的父亲往往会给儿女们讲一些历史、地理、语言、人类学方面的知识。这样的熏陶使得张信刚从小就萌生了对历史、地理的浓厚兴趣。在其读书的空闲时间,他便会去学习和了解人文知识,直到96年出任香港城市大学校长,开始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人文学科的建设和研究中,至今已有20余年。对于人文的热爱并没有影响自己原本的专业,反而让二者之间产生了和谐的统一:“我对工科的研究和对文科的喜爱其实并不冲突,反而我所掌握的科学知识有助于我去研究历史问题,包括在工科学习中获得的思维训练对于文科的学习也是有益的,反过来,在人文方面的研究本身就丰富了我的知识体系。”

丝绸路上的少年志

谈到此次分论坛的主题,张信刚教授表示自己从很早开始就已经关注丝绸之路的相关课题,这甚至可以追溯到少年期:“我十一岁的时候就梦想过去新疆,去走丝绸之路,只是当时还小,只能在梦里畅想新疆的风景。真正开始接触和研究丝绸之路则是在90年代末期,那个时候我阅读了很多书籍,和专家学者进行交流,才逐步揭开丝绸之路的神秘面纱。”

然而,张信刚并不是一位只停留在书本中寻找答案的学者,作为一名工科背景的教授,他更追求实证。很多人都说“张信刚是用脚步探讨、解答文化问题的。”的确,他对于丝绸之路的研究结果正来自其丰富的阅历与开阔的眼界,源于他对丝绸之路的亲身考察,这也使得他能够以更宏观的角度来审视文明。在其以《丝绸之路在中国历史上的作用》为题的演讲中,他通过亲自拍摄的图片和考察所得的资料论述了丝绸之路在中国历史不同阶段的发展及价值,特别强调了在张骞出使西域之前,印欧人种即吐火罗人带来的小麦和大麦等农作物对匈奴人、汉人和羌人的重要作用,并且以张骞通西域和玄奘西游的历史事实进一步说明丝绸之路在中国历史上对经济、政治和文化功不可没的作影响。立足于历史的长河,感叹于文明的进步,张信刚在演讲和采访中反复强调:“丝绸之路在中国历史上的最大影响就在于促进了思想的交流和佛教的传播。佛教传入中国,从东汉开始直到现在,其影响力不可忽视,它的传入使得中国人的生死观、宇宙观、轮回观开始有了概念,这样广泛而深远的影响是我们必须关注的。”

这位曾经梦想着走到丝绸之路的少年如今已经成为知识渊博的学者,他对于丝绸之路的研究和认识也值得更多的人去关注。而对于丝绸之路在当下特别是在申遗成功后的发展方向,张信刚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虽然今天的丝绸之路在预期中还没有完全形成欧亚大陆交流的管道,但未来它会越来越重要。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会努力发展陆上的交通贸易,而有了商品的交往,文明文化也自然会有交流,那么丝绸之路这方面的作用在今天就更加值得挖掘。”

文明之旅的中国梦

张信刚的人生经历丰富而多彩,生于辽宁,长在台湾,负笈北美,任教香港……他喜欢行走。未及弱冠,他的足迹就遍及海峡两岸。1963年,他赴美留学,从亚的斯亚贝巴出发,经雅典、罗马、苏黎世到巴黎,这成为他行走世界的起点。此后,他游走于欧亚大陆之间,行进于北美非洲大地,步履不停,行色匆匆,每有感悟,如锱铢积累般记录下来,历经多年,蔚为大观。他的足迹遍及大半个世界,这也让他在不同的文明之间游走和思考。

在诸文明之中,他对于伊斯兰文明的兴趣尤甚,曾多次亲往实地探查。2011年,他出版《大中东行纪》,详细记述了自己对于伊斯兰文明的观察与思考。“其实我对欧美文化的研究和关注更多,但在90年代之后我开始选择关注中东文化,主要是因为‘9•11事件’之后中东问题引起重视,所以我也以我的视角和方式再结合我在中东的见闻感受写了这本书。”有趣的是,这样一位对中东了解颇深的学者在采访中却反复强调自己并非研究中东的专家:“只是相对一般人而言,我对中东问题的关注比较多,但是和专家相比,我的认识还是非常浅薄的。因为我对欧美文化、中国文化也有了解,所以我更多的是在横向上将这些文明文化进行对比研究。我看了很多书,有实地游历的体验和科学的考证,再通过和学者的交谈形成自己的知识体系,所以有自信去讨论相关的问题,但绝不敢以中东专家自居。”

但每每谈到他国文明,无论是关于中东还是欧美,张信刚最后都会回到对中国文明和文化的思考之中。“我是一个对世界各国文明都有兴趣的人,但在灵魂上和文化上我至始至终都是中国人。”从中到西的游历,从历史到现实的观察,深远阔大的时空跨度,使得作为中国知识分子的张信刚从比较与思考中,更多地意识到肩上的重任。“祖国两个字是有意义的,不是空泛的,它首先是领土和文化上的意义。中国的文化文明是历经两三千年的融合逐步形成的,需要我们的认同。我一直推崇一个人要有国家观念、民族意识。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多了解国家的历史,认同民族的文化,甘愿与民族共命运。这种思想和情感,只有通过从小的教育、深刻的感受、理智的思考去培养和形成。”

 

编辑:舍予

此条目发表在百姓彩票产品, 百姓彩票新闻, 百姓彩票首页, 联系百姓彩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