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论坛2014】立足全人类视角的丝路研究:专访西北大学教授王建新

11月8日上午,在北京论坛的“古今丝绸之路:跨文明的对话、交流与合作”的分论坛会场,西北大学文博学院的王建新教授发表了题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丝绸之路文化遗产保护》的演讲。

多样文明的碰撞与互融

“我的家乡陕西,就位于古丝绸之路的起点。站在这里,回顾历史,我仿佛听到了山间回荡的声声驼铃,看到了大漠飘飞的袅袅孤烟。”这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时说的话,同样适用于王建新教授。王建新出生于陕西西安,现任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教授、兼任中国考古学会理事,研究方向为秦汉考古、西部考古、东北亚考古。

提起古今丝绸之路,王建新如数家珍,如数家珍。历史上,丝绸之路是沟通欧亚大陆东西方文明的重要通道,与文明兴衰密切相关。距今4000年前,来自东亚、西亚、北亚的民族和文化开始和中亚地区和我国的新疆地区交流融合。20世纪以后东西方两大阵营对立到冷战时代,丝绸之路逐渐被忘记。直到一部中日合作的纪录片似乎唤醒了人们对丝路的记忆。这些无不说明了不同文明之间的交流融合抑或是冲突阻碍决定了丝绸之路的兴衰。

正如北京论坛的主题“文明的和谐与共同繁荣”,当今世界的和平与发展要求多样文明在经济、思想、文化上互相依托,这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理念,也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从人类发展角度上看,这,也是一种必然。

文化先行

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一个宏大的命题,宏大很多时候意味着困难重重。交通不畅、网络技术水平较低、金融渠道不完善、语言沟通障碍等都是建设将要面临的难题。如何将经济带建设分化为较小的多个步骤、落到实处呢?王建新教授提出文化先行战略。

“经济建设不是一蹴而就的,现在可行的也是需行的就是推进文化交流,包括文化遗产保护。” “文化遗产保护是目前各国文化交流的最佳的切入点。丝绸之路的文化遗产是多民族、多种文化以及多种宗教和平交往、和谐共处、共同发展的标志和象征。”

经济建设的长久性是积极推行文化遗产保护的另一个重要因素。现在的遗产保护是为今后中亚及新疆地区经济发展设置的底线。王建新皱了一下眉:“有些人从地缘政治、资源能源这些角度考虑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问题,我认为太过急功近利,应该从更远的人类社会历史的发展角度考虑。这是做考古研究、文化遗产保护的应有原则,遗产保护对人类社会来说是精神需求不是物质需求,不是用来赚钱的,这也是在这个背景下谈丝绸之路遗产保护的意义所在,它是一种文化上的推动。”

何领域要想做深做尖都需要深而广的视野。正如王建新表示的观点:立足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角度,才能真正地做好 和文化遗产保护工作。

有责任有规划的考古

王建新的研究领域跨越考古学和文化遗产保护,他对此回答:“考古学与文化遗产保护两个领域密切相关,一方面物质文化遗产价值内涵要经过考古学的调查发掘研究来揭示。另一方面负责任的考古是有文化遗产保护理念的考古,即既要关注学术研究,还要关注研究对象的保护、展示、价值共享。有很长一段时间,考古学家只是一味的进行学术研究,缺乏规划与沟通,大家各挖各的,造成了对文物的很多破坏。考古不能这样只顾个人学术,要从更大的视角来看,即人类的角度。”

考古学不应局限于象牙塔内,如与遗产保护联系起来,致力于保护文化遗产和促进文化传承,才能发挥其更大的价值。

破除普遍认识误区

古代游牧民族聚落研究是王建新研究领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当今学界普遍忽视聚落研究,只关注游牧民族墓葬研究,这起源于东西方文献的共同误区:认为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居无定所。

王教授对此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做了十几年研究之后我们发现游牧聚落的存在是普遍的,游牧中有定居是普遍的。” “冬天北方天气严寒,纬度高,所有人、羊都必须定居,夏天则贵族与统治者会在牧场附近定居,普通牧民则四处放牧。西方学者也发现了一定的聚落遗址,却由此将游牧民族分成纯游牧和半游牧,纯游牧与半游牧的定义从根本上来讲就是错的。”

王建新对游牧民族聚落研究的起源恰恰与丝绸之路有关。公元前2世纪,大月氏由中国西迁到中亚地区,汉代张骞出使西域,寻找大月氏人,联合其对抗匈奴。这正是丝绸之路建立的标志。学界对大月氏的研究一直没有处于争论中。中外学者的研究有很多的误区,王建新一直致力于解决这个问题:“中国与中亚大月氏研究进行系统地互证,这是唯一的出路”。大月氏就是游牧民族,由它扩展到对游牧民族聚落的研究,正是从特殊到一般的研究方法的具体体现。

 

专题链接:北京论坛2014

编辑:舍予

此条目发表在百姓彩票产品, 百姓彩票新闻, 百姓彩票首页, 联系百姓彩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