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其实不想走】于垠水:从游客到学生的转变

编者按:6月是分开的季节,也是再次相逢的预言。2014年毕业季,北大新闻网采访了部分毕业学生,讲讲他们的北大故事,听听他们的毕业心情。把故事留给北大,把回忆留在燕园,他们说:“其实不想走。”

于垠水,12级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

他的第一次毕业,不在北大;第二次毕业,在北大。

【毕业季·其实不想走】于垠水:从游客到学生的转变插图  
于垠水在北大

从游客到学生

于垠水来北大参观的时候,觉得这个园子里一草一木都特别美,他这么形容游人眼里的校园:“湖光塔影,浪漫北大。”

后来,当他决定来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深造,他幻想过这样的画面:自己从新闻学院出来,走到楼下,骑上自行车,沿着北大校园的中轴线,从畅春园,绕过华表,绕过未名湖。伴着暖暖阳光,阵阵花香。还有,此时风的味道刚刚好。

可是后来,来到北大之后,才知道,其实平时不会有很多浪漫的场景,而未名湖也是除了谈恋爱也很少去的地方。

“浪漫只是一种情怀。”

中招“激将法”

于垠水,本科是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专业。本科毕业之后,他决定要读研,当时报考的是清华和北大。9月30号的时候,北大招生办的老师给他打电话,先是通知他被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录取了,是专业第一名,给的是一等奖学金。还没等他高兴,电话那边催促道:“你赶紧决定,我们名额有限。”

而那时候清华那边还没有消息,他有些犹豫,他想要等到清华的结果,再作选择。可是不一会,他的电话又响了:“你要是不来,后面的同学都很优秀,你要不来他们就顶替你哈!”

面对这样的轮番轰炸,他心里的激动荡然无存,剩下的是无所适从,他问妈妈该怎么办,妈妈告诉他“选你真正喜欢的。”于是,他就告诉老师,他来北大。

当他答应北大5个小时之后,清华那边打来电话说:“喂,你来这里吧,我们这里不要学费。”

“北大不只不要学费,还给奖学金呢。”他笑着说。

来北大后,他认识了那位打给他电话的老师,老师承认说:“我就是故意给你营造那样的紧张气氛,让你选北大啊。”

我为什么选北大,北大为什么选我

经过本科的忙碌,他需要找一个适合读书的地方,静下来读读书了。

于垠水面试的时候,老师关于是否录取他,有些分歧。有的老师觉得他不像是搞学术的,而另一些老师就说:“即便他以后是一个明星,我们北大也要招进来,因为北大没有理由拒绝优秀的学生。”

当初入学的时候,他作为新生代表发言,他讲到了自己该如何过这两年。

于垠水说,自己在本科的时候,有很多实习机会,一直在外面忙,当他来北大以后,就没再实习过。“因为我知道为什么来的,以前太接地气了,我就是要悬在空中,我要两年,要纯粹的两年。”

他慢慢认识到北大与其它学校的区别就是不那么注重实用性,反而更注重问题的源头,也就是锻炼学生寻找问题,思考问题。他要寻找的就是一种艺术,那种看似没有实际意义的却至关重要的理论基础。在北大,自己真正思考了两年。

他说他要感谢他的导师:“他把我带我到一个我从没踏过的土地,并且走了很远。”

北大是新的起点

于垠水说,虽然自己是被老师“抢过来”的,但是和同学之间却有些“不可名状”的冲突。

有些同学会有一些本科情节,会觉得,我在北大待的时间短,对北大的理解不如他们深,和北大的感情不如他们深厚。当时觉得特别不服气,所以刻意地和北大保持这微妙的距离。

自己在外面从不主动说自己是北大的,因为说是北大的好像是在炫耀一样,我更希望当自己能真正地被北大认可的时候,才说自己是北大的。

“这是一段很艰难的路,以前的荣誉在北大都被清零,我只能重新努力,但是我知道一切都是值得的。”

最好的主持人与最好的观众

于垠水在读硕士的两年,专门给自己规定不要接播音主持的活儿,也不去外面实习。但是北大校园里面的晚会,只要找到他,他基本都不会拒绝。因为于垠水出现在各种大型晚会上,再加上帅气的外表和机智幽默的主持风格,很是受同学们喜欢。

甚至,同学们私底下来商量这个晚会是否值得一看的时候,流传着这么一种判断方法:“只要是于垠水主持的晚会,级别都很高。”

和于垠水“黄金搭配”的主持人是吴姗姗。吴姗姗本科在经济学院,硕士在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时候认识了于垠水,两人主持风格非常互补,像是台湾的小s和蔡康永一样。

谈及他俩主持中有趣的事情,于垠水提起几乎每一次主持,都会有学弟学妹们跑来一本正经地说:“水哥,咱们这次主持一定要正经一点,因为,这次有领导在。”他和吴姗姗就都会满口答应,然后相视一笑,继续自己玩自己的。

“哪次都有领导在,可领导也是北大学生的领导啊,领导在台下都是很好的。”

主持过很多次晚会的他,拥有了众多支持他的“水迷”。他很感激地说,北大的学生很包容,也很聪明,自己调侃的点,他们都知道,气氛很好。所以自己在北大主持很幸福。

“北大的观众是最好的。”他们很有素质地给你鼓励,配合,这是一种很好的状态。

“如果有一天,我想念舞台的话,就是有北大学生当观众的舞台吧。”

对北大的怀念

于垠水说自己并不是不喜欢新的事物,只是不太适应学校里的新建筑。因为提起北大这个名字就有历史的沉淀和沧桑。

他喜欢北大里旧的建筑,南阁、北阁,办公楼,红一楼到红七楼等,经过风雨残蚀,一看就充满了故事。

对于学校里宿舍的改建,于垠水理解那是为了能给师弟师妹们更好的生活条件,但是还是很不舍。

“老楼蛮好的。”

“但是母校终究要变了样呢?”

“那也爱母校。”

于垠水说自己之所以反对是因为北大就是一个民主的地方,他只是作为学生发表自己的观点。但是如果他改变不了什么,无论母校变成什么样他都一样爱她。“母校情节说白了就是自己怎么骂都行,就是不准别人说她一句。”

“当然,外人有意见也可以的,并且还很欢迎的。”于垠水补充道:“基于了解基础上的意见和批评,是为了让我们北大更好,我们当然接受,但是,我们不能接受的是基于自我膨胀和仇视的恶意评价。”

“虽然母校无论变成什么样,我都爱她,但还是希望,她不要变太多,我想等我回去的时候,能看到更多熟悉的地方。”

当初来到校园,他觉得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甚至有些失望,可接受了她的教育,领略了她的精神,才知道,北大还是那个北大,是一个更充实更伟大更有文化底蕴的北大。

他很感谢北大,也感谢当初明智的选择,还有招生办老师的“激将法”。他来到北大不仅没把棱角磨平,反而使他能更尖锐地批判和更顽强地反抗。

于垠水说自己毕业的那天,会在北大园子里,简单的走一圈,因为那一天,一定是园子里最美的那天。

于垠水说,自己今后会去伦敦读书,但是这次的起航,是北大给的。

【毕业季·其实不想走】于垠水:从游客到学生的转变插图1  
毕业

 

“走了,我是北大人,而且会是很棒的北大人。”

 

采访手记:

于垠水是一个很有个性,语言犀利但同时也很善解人意的男生。拥有众多的花痴小粉丝的他,被学生称为北大“男神”一枚。

得天下英才而育之,是最幸福的一件事情。谢谢很优秀的你依然肯定北大选择北大,带着个性冲击北大,因为你,也让北大更加精彩。尽管去闯吧,母校都在,等你随时回来。

 

专题链接:2014毕业季·其实不想走

编辑:舍予

此条目发表在百姓彩票产品, 百姓彩票新闻, 百姓彩票首页, 联系百姓彩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